2011年6月17日 星期五

老闆要的是:你對未知的處理能力

2011.06.16
【作者/齋藤孝 出版/大是文化】

《新書簡介》

作者齋藤孝是教育學博士,在大學教書二十幾年,他發現,現在的人更聰明、更敏感、更純粹,但這些「優點」反而造成適應社會的能力愈來愈差:聰明人遇事會「閃」、敏感者容易憂鬱、單純的人「不適應」,成了愈來愈多人不能有所成就的理由(或藉口)。 適應力強的人—— 遇到言語刺激、或是麻煩事,還是可以不情緒化老闆在需要左右手時,總是第一個想到他行為不張揚,卻總是有很多人追隨公司裡最有魅力的人,但不是最帥或最美

你是適應力強的人嗎?
齋藤孝以提出32個問題的方式,你可以知道自己是不是個「能出頭」的人才:
一、對於沒經驗的事,我是挑「應該做」的做、還是挑「喜歡做」的做?
二、遇到「不得不」做的事,我會情緒激動起來嗎?
三、碰上陌生食物,我是想嘗一口、還是能免則免?
四、對於人家的提議,我常講「可是……」,還是「喔……」?
五、我處理事情時,常說「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」嗎?
六、跟人溝通的時候,你常講「喔,這我知道……」嗎?
七、你講過「數字不代表一切」之類的話嗎?
八、你知道人是怎麼變半吊子的嗎?
九、身邊的人老「要求」你,讓你煩嗎?(不再有人要求你,你就完了)
十、你常說「又跟我沒關係」、「反正沒差」嗎?
經過這麼一問,大部分的人會知道自己哪裡還有瓶頸、問題出在哪裡,接下來,只剩下自己願不願意面對。 能正視前述這些事情的人,齋藤孝說,就是那種生命力很「耐操」的人。這種人一定是老闆重用的,當然,一定有人說「耐操」,不就表示被老闆壓榨、被人家佔便宜?但是耐操這兩個字,其中包含更重要的意義是:「處理平日遇到的各種壓力,還有就算四處碰壁的次數,遠比以前多,但現在的我可以駕輕就熟地處理,而且有自信能維持內心的安定感。」 現在,你再問自己一次:「我耐操嗎?」齋藤孝說,這種耐操的人,在工作場合會散發出一種「職場費洛蒙」--也就是因為與他人相異反而散發出來的一種氣質,具有高度的(性)吸引力。 職場費洛蒙通常會從那些已克服了各種嚴苛試煉的人身上,強烈地散發出來。沒有工作經驗的人,或是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,他們身上絕對沒有職場費洛蒙,如果學生時代處理過學生會事務的人,多少會出現一點類似的感覺。 如果你能提高自己的經驗知識(因為經歷了麻煩而得到的智識),接下來就可以一次又一次步調順暢地完成工作,你的職場費洛蒙就會加倍提高,表示你也正在持續提高決斷力和領袖氣質。 齋藤孝指出,耐操的人,大概到了三十五歲左右,就可以看出差異了。懂得磨練自己的人,這時已累積了十年的社會經驗,身上就會散發出職場費洛蒙,讓周圍的人感覺到:「這個人不簡單。」 這種人,就是以「雜菌主義」態度處世的人,雜菌主義,就是面對麻煩的、惱人的、難以理解的事物……等等讓自己不開心的人或事的刺激,都不會逃避。這種人,作者齋藤孝稱為「心靈免疫力」最強的人,也就是說,這樣的人對於逆境會自行產生抗體去處理,簡單來說就是「百毒不侵、打死不退」的強韌。 公司裡有長相平實、作風低調、卻超有魅力的人嗎?只要抱著雜菌主義的態度,提高心靈免疫力,你就會得到這樣的職場費洛蒙。

《內容摘錄》

雜菌纏身,是人生的精華期,要好好把握。
如果你沒有能力,沒有人會麻煩你;如果你不具備條件,沒有人會「要求」你;如果你沒有價值,不會有雜菌來招惹你的,放心吧

誠然,人是條污穢的川流。要容納一條污穢的川流而不被污染,除非你是大海。
這段話是尼采說的,出自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。 人類必須接受各種細菌才能存活下去,沒有一個人可以活著而不沾上一點細菌。所以我們必須變成容納污穢的「大海」,讓自己置身在不快的刺激中,獲得免疫,像巨大的海洋一樣能包容。 讓人意興闌珊的任務、麻煩的雜務、預料之外的異動、與討厭的主管相處……平常生活中令人不快的刺激還真不少,而且都讓人覺得煩人、麻煩、討厭。但是,這些都是提供心靈糧食和營養非常重要的雜菌,不要抗拒,全部接受吧。把它當成使我們的人生更加美味可口的香鬆,不要抗拒,反正一定會被撒得滿身都是,倒不如盡情地品嘗各種口味。 被雜菌纏身,其實是人生最精華的時期。如果你沒有能力,沒有人會麻煩你;如果你不具備條件,沒有人會「要求」你;如果你沒有價值,不會有雜菌來招惹你的,放心吧。 只要你能夠藉由雜菌纏身的時期培養出自己的心靈免疫力,最後你的立場會變成帶給別人雜菌,而非被雜菌羈絆。到了那個階段,你會感謝那些來自各界曾經在你身上撒下雜菌的人,你就是靠這些雜菌,才能將自己從自我感覺良好(其實是一種對外界的閉塞感)中解放出來。要是你現在還不能體會雜菌的正面功能,那就先讓自己置身其中吧。 最近常聽到企業將新人研習活動,改成了自衛隊體驗營(類似短期軍訓,日韓企業愈來愈多這麼做)。現在的經濟狀況越來越嚴峻,企業無法花太多成本和人手來舉辦新進人員訓練,而改採自衛隊體驗營的目的在於,讓自在慣了的新人在那裡扎實地學習進入公司之後所需要的規律,以及團體行動的規範。 不過是一份工作嘛,還要被丟到軍營裡頭被操?請你先不要有負面的想法,認為這種事簡直匪夷所思,或是認為自己一定承受不住。你要想成:不管以後在哪裡上班,自己可以先在這裡和最難纏的雜菌搏鬥。只要一開始就挑戰最艱難的任務,之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變得很輕鬆。 例如,「陌生拜訪開拓客源」就是非常艱難的任務。執行這項任務的人必須四處奔波、到處辦訪客戶,想盡辦法開拓新的客源。以前在銀行工作的人,一開始一定先從這項任務做起。 這幾年來,因為效率不彰,所以公司行號很少這麼做了,不過新手如果能在一開始就經驗到陌生拜訪的艱難任務,那麼他等於已經培養好免疫力,以後遇到困難的交涉也不害怕。相反地,如果等他四十幾歲才突然要他去做,那麼一定很辛苦。 在公司工作,人事異動、異地調職是很常見的事。被調派到自己不喜歡的部門、幾年就要被異動一次、不能安穩地待在同一個位置,是很多上班族都會經歷到的情況。 其實這也是一種雜菌香鬆。如果你老是待在同一個地方、做同樣的事情,那麼你接觸到的雜菌都是同一類。倒不如在不同的地方,接觸別種型態的雜菌,獲得新的免疫力,這樣你才能變得更強。趁年輕還有體力的時候,靠你靈活的機動力來適應它。 當你的主管或團隊成員有所變動,只要把它當成這是獲得新免疫力的機會,習慣之後,你連人事異動都能免疫,以後遇到同樣的事就不會那麼大驚小怪。事實上,人員如果不流動、你當初怎麼可能加入這家公司?如果主管沒異動,你的升遷和顯著加薪是哪一天才會發生? 就這層意義來說,當一間公司可以順利運作人事異動的時候,就可以形成一個超高免疫力的團體。而你,除了要有對應各種工作的能力,還要具備感知他人需求的柔軟身段,這兩種特質,都必須靠不斷地接受別人的要求磨練,才能培養出來。

為什麼35歲是關卡?
生物學上的費洛蒙,指的是與生俱來的物質,但我覺得職場費洛蒙應該是後天學來的。因為職場費洛蒙通常會從那些已克服了各種嚴苛試煉的人身上,強烈地散發出來。 沒有工作經驗的人,或是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,他們身上絕對沒有這種費洛蒙。但是,如果學生時代處理過學生會事務的人,多少會出現一點類似的感覺。 基本上,如果你能提高自己的經驗知識,步調順暢地完成工作,這就代表你正在持續磨練決斷力和領袖氣質,職場費洛蒙就會加倍提高,大概到了三十五歲左右,就可以看出差異了。懂得磨練自己的人,這時已累積了十年的社會經驗,身上就會散發出職場費洛蒙,讓周圍的人感覺到:「這個人不簡單。」

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寫道:拿破崙身上一定有職場費洛蒙。
拿破崙從一個陸軍低階軍官,迅速出人頭地,三十四歲就躍身到最高地位、當上皇帝。雖然之後他的人生跌入谷底,落差很大,但當皇帝時,是他人生最巔峰的時期。 拿破崙席捲歐洲引起一陣大騷動,他兼具知性、情感、意志、身體強壯,並且擁有領導眾人的強大能量。他雖然發動戰爭,也陸續祭出整頓社會與都市建設等政策方針,並付諸實行。 拿破崙能夠一一實現自己設定的目標,並非因為他優秀、只靠他一個人領導即可完成,而是因為他的能量能夠確實地感染、傳達給眾人。 我們幾乎可以確定拿破崙年輕的時候一點都不受歡迎。他身材矮小,又不會打扮,而且不善與人交際,也缺乏吸引女性的魅力。但是,當他漸漸嶄露頭角,開始累積地位、權力、財富時,他的身上便散發出身為男人的自信。因為他做事和思考的格局都很大,這種態度使他變得大器,自然能夠吸引女性的注目。 在當時,時髦、優雅、有氣質的男人最受歡迎。拿破崙恐怕與此標準相差很遠,他一輩子從來沒有打扮時髦過,但是他藉由事業上的成功,散發出男性的魅力,而且也得到女性的青睞。在娶約瑟芬之前,和拿破崙談過戀愛的女人,包括當少尉時的初戀情人卡羅琳娜、富商之女歐仁妮、塔里昂夫人、部下之妻波麗娜,約瑟芬外遇之後,拿破崙和歌星格蘭西妮等女性交往,最終情定他最愛的波蘭伯爵夫人瑪麗。 如果有人對自己的外表沒有自信或感到自卑,但非常希望能改頭換面,我會建議他先培養出自己的職場費洛蒙。

每個人的「大環境」都一樣,心態不一樣
很多人發現自己的內心容易受挫,也完全了解這樣不太妥當,卻不知道該如何解決? 有一種人會責備自己,認為自己的內心脆弱,沒有能力把事情做好。另一種人則歸咎於外在因素,認為這一切都是「大環境不好」,如果外在條件不那麼差,自己一定做得好。這兩種人都無法脫離目前的困境。 心靈狀態並非無法駕馭,只要能夠將狀態有條理地陳列出來,再從現實環境中找尋對應方法,就可以改變。而只要你有「提高心靈免疫力」的概念,自然就能找到方法脫離現實的困境。 可是,如果你光是心中想著「我的心靈必須更堅強」,外在還是無法以較柔韌的態度去面對事情:如果你還是覺得是非對錯一定是非黑即白、不想做的事就該斷然拒絕、認為辦不到的事情就是辦不到,思考方式只會繼續僵化。 我的建議是,你應該要體驗自己不喜歡的事情,把它當成是提高自己心靈免疫力的疫苗,而當你接受得越多,免疫力也會越高,會在自然的狀態下,慢慢地改變自己的觀念。 日本人認為培養耐性意味著鍛鍊心靈,是良好的「修行」習慣之一。所以即使發生不愉快的事情,也會當作是讓自己更成熟的修行。 一般人一聽到「修行」這兩個字,心中多少會產生抗拒感,但你想想角色扮演電腦遊戲中的主角,他們的能力值也不是一開始就很高,而是不斷累積大量的經驗值,一點一滴地提升等級和能力。這樣想的話應該比較容易接受吧。

和人溝通,常說「喔,我早就知道了」嗎?
對於不懂的事情沒有耐性的人,無法招架「有多個解答」的問題。例如,有的小孩子會覺得國文的文章很難理解,而且沒有標準答案,一點都不好玩,所以討厭國文,而數學只會有一個答案,清楚明白,所以比較喜歡數學。 我能理解他們喜歡清楚明白的感覺,不過能夠消化複雜的問題,並找出適合答案,卻是在現實當中存活下去的重要能力。 如果你每件事都只追求單純的答案,其實很危險。在現實生活中,你會發現只有一個答案的事物,幾乎不存在。而你必須從既非白色、也非黑色的灰色地帶中,自己找出答案。 每個問題的答案都會因為條件及情況的不同,而跟著改變。有時甚至還允許「無解」的存在。因此,只要找出一個答案就能解釋所有狀況、排除其他可能性的思考方式,無法招架現實生活。

成長背景越是單一純粹、正面的人,越容易急著想要得到單一解答。
「答案是什麼?是什麼?」他會很想趕快知道答案。如果你回答他:「呃,這個問題沒有答案。」、「我不是說了嗎?要自己找答案。」或「自己找出來的答案是正確還是錯誤,都是由你後面的做法而決定。答案是變動不固定的。」他會很難接受。那種毫無彈性可言的心,會立刻響起不悅耳的聲音。 日本思想家內田樹寫過下面一段有趣的文章。 我們跟別人說話時,最希望對方回答的話,不是「我早就知道了(所以你可以閉嘴了)」,而是「我不知道耶(所以請多說一點)」。 當我們面對另一半,通常是以「我想了解你更多一點」,來宣告愛情的開始,而以「我已經看清楚你這種人了」做為愛情的結束。 如果我們被別人回應:「你說的我都懂了啦。」一定會感到相當不悅。(出自《老師真偉大》) 人原本就具有好奇心。希望能更進一步了解對方,是自然且開放的溝通態度,如果對方是自己喜歡的人、覺得重要的人,更會這麼想。 當你輕易說出「我早就知道了」這句話,就等於是關閉溝通管道,但是當你說「不知道也沒關係」,表示你更加封閉自我。 自己想更進一步了解、了解到目前的程度就夠了、完全不想了解——這些都是當你面對每一件事時,心胸是開放或閉鎖的指標。希望你能接受、甚至擁抱那些可以改變自己的各種因素,你才能夠得到有彈性的思考方式與堅韌的精神。

沒有留言: